<acronym id="e2qoc"><center id="e2qoc"></center></acronym>
<rt id="e2qoc"><small id="e2qoc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e2qoc"><center id="e2qoc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e2qoc"></acronym>
<rt id="e2qoc"><small id="e2qoc"></small></rt>
鎖業變局:小廣告被清理 各公司謀劃新平臺接派單
日期:2018.01.08

“到底是落在賓館了,還是鎖在自家屋里了,怎么就是想不起來了?”6日,濟南市民黃巖一家出游回來,突然找不到家門鑰匙了,眾人苦苦回憶卻終不能得。四處尋找開鎖電話,發現墻上的牛皮癬廣告早已沒了蹤影。

 
  這就是平日里不起眼的開鎖服務,一般用不著,遇到事兒了真著急。而這背后,無論是開鎖服務還是鎖具生產銷售,正經歷一場前所未有的變局,它甚至因為是智能家居的關鍵一環而被家電巨頭們看上,一場鎖業變局正悄然而至……
 
  [開鎖亂局]

  明知道要價離譜卻不敢得罪
 
  進不了家門,孩子餓得嗷嗷直哭。黃巖立刻打開手機在網上搜了個開鎖電話,打過去后對方詢問完家庭住址直接要價300元。黃巖心想,買一個新鎖才多少錢啊,開一次鎖就得300元?黃巖剛想議價,對方稱目前正處于國慶假期,去開鎖屬于加班,總得有個雙倍工資加班費吧。黃巖一想也對,就同意了。過了20多分鐘,開鎖匠來了,二話不說,用幾分鐘時間就把門打開了。
 
  交錢時,黃巖有些想反悔:“這錢也太好賺了吧,幾分鐘就300元,能不能再便宜點?”開鎖匠稱:“我們賣的就是這手藝,你如果愿意買個更安全的新鎖,可以給你便宜些。原價500多元的超C級鎖賣給你450元,免費給安裝上。”
 
  不過此時,妻子已經找到鑰匙,也就無需再買新鎖了。開鎖匠走后,黃巖坐下來細想,驚出一身冷汗:“這開鎖的怎么也沒問問我是不是房子的主人,萬一我不是怎么辦?”另外,開鎖匠身份也沒查驗,萬一他看上家里什么東西,趁著沒人自己開門進來拿怎么辦……黃巖妻子都不敢再想下去了。唯一值得慶幸的是,沒有因為開鎖費太高而與開鎖匠過分議價,否則得罪了他才真麻煩了。
 
  事實上,黃巖的經歷只是開鎖行業亂局的冰山一角。有的開鎖匠為了攬生意,先在小區貼小廣告,然后給居民堵鎖眼,迫使其花錢開鎖;還有的坐地起價,明明事先已經談好了,到現場后謊稱開鎖難度大要求加價等。
 
  [雙重困局]

  開鎖匠和消費者之間相互找不到
 
  濟南開鎖行業亂局之所以這么多,在口天鎖藝負責人吳振和看來,首先因為行業飽和導致惡性競爭,開鎖匠數量遠超市場需求量。
 
  “全國情況也是如此。”中國鎖匠俱樂部秘書長曹慶民日前在濟南接受記者采訪時說,開鎖匠過多,一些非正常競爭手段就出來了,比如亂貼小廣告,惡意撕掉競爭對手廣告、亂提價等。還有部分消費者為了防止被訛錢,一次性叫來3個開鎖匠公開競標,誰出價低讓誰開鎖,這就造成資源浪費。據了解,出現從業人員過多的原因,還是因為政策法規不健全,或者說監管不到位。
 
  以濟南為例,按照《開鎖業治安管理規定》,公司或者個人從事開鎖業務的,應當到公安機關進行登記;但實際上很大一批并未登記。公開數據顯示,目前在濟南公安機關備案的開鎖公司只有100多家,從業人員也只有幾百人。然而,據濟南市鎖具行業協會會長張春發介紹,保守估計濟南約有上千開鎖匠,有相當一部分都沒有登記備案。曹慶民則表示,全國開鎖匠有100多萬人,有證且登記備案的僅占1/3,其他的都沒有登記。
 
  如今很多開鎖廣告被抹掉,業務量銳減兩三成;與此同時,消費者由于平時沒有記開鎖電話的習慣,真正用到了又無處可尋。
櫻花鎖業公眾平臺
備案號:粵ICP備17011379號
成人无码α片在线观看网站,国自产拍AV在线天天更新,免费看男男性行为的网站,佐佐木明希人妻中文在线,中文字幕无码亚洲日韩,中文字人妻字幕在线看,欧美曰韩在线视无码